交通运输志   航空运输   机场   [西安(西关)机场]

[西安(西关)机场]

  位于西安市西梢门外西南,东经108°53'30",北纬30°15'10",海拔405米,距市区中心钟楼直线距离4.4公里。

  机场所在地清末本系陕西新编陆军混成协营房及操练场,俗称西教场、大营盘。民国13年(1924年),北洋政府航空署所属中央航空支队派遣一架法制大维梅(VIMY)型教练机由洛阳试飞西安,即在大营盘操场上降落。民国19年(1930年),在操练场建成一条方位50°—230°,长800米宽100米土质草皮跑道后改称西安机场。机场兼有军民两用性质,民国19年(1930年)12月南京国民政府空军第六航空大队第三分队飞机进驻,以之为军用航空西安站。次年3月中德合办的欧亚航空公司亦在此设立西安民航站。但机场跑道、设施简陋,仅能供小型飞机经停。

  抗日战争期间,因军事活动急需,民国26年(1937年)扩建西关机场,建成1200米长、50米宽泥结碎石跑道,机场占地面积增至3001亩,改称空军西安总站。民国32年(1943年),盟军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即原陈纳德指挥的援华“飞虎队”)决定将西安机场作为其中国北战场前线机场,配合地面作战并对日军后方实施战略轰炸。根据这一需要再次扩建西关机场,将主跑道延长至1800米,并增修碎土石辅跑道1条及滑行、停机、疏散各道,使之可供单支点12吨以下飞机使用;同时增修拖机道6.3公里、机窝掩体38个、机棚3座及其他相关设施,机场四至拓展到东起西郭门沿草阳村外向南,经东、西桃园,折向西南至赵家坡,过响唐寨,折北至李家庄、马家寨,再向东至清安村与西郭门相连,机场占地面积增至3664.7亩。民国35年(1946年)春,国民党为发动全面内战,又将西关机场跑道延长至2300米,以供美制B24、B25、C46、C47等大型轰炸机、运输机起降。

  西安解放前夕,大部分机修及地勤保障设备被运走,一些军事设施被炸毁。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空军接管西安机场时,仅有泥结碎石跑道1条(2300×50米),泥结碎石停机坪2处5000平方米,推(拖)机道、机窝、掩体等设施40余座和3座1800平方米混凝土结构机棚库。

  1950年经恢复性整修,西关机场交军委民航局西安航空站、中苏航空公司西安航空站和兰州军区空军西安场站共同使用。

  1957年,中国民用航空局机场鉴定小组对西安西关机场进行全面鉴定后认为:“机场处于市区范围,两端净空不佳,不能作永久机场使用”,建议对机场实施改造,按三级机场使用。1958年至1961年,机场增建20000平方米泥结碎石停机坪、3950平方米三层候机大楼及2700平方米货运库房、车库、食堂等辅助建筑,配置简易夜航灯光。

  虽然机场发展与城市建设矛盾日趋突出,但一时尚难确定替代机场方案。1966年6月,经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与中共陕西省委同意,以“民用为主,兼顾军用”原则报请扩建西安机场。经批复同意后,由陕西省人民政府、西安市郊区政府、兰州军区空军、民航陕西省管理局、建筑工程部五局等单位组成西安机场工程指挥部。工程由民航总局设计所负责设计,中国人民解放军211部队负责施工。当年8月动工,次年4月30日竣工,5月4日机场恢复正常航班。经扩建,新增长2200米、宽45米混凝土主跑道1条,与主跑道平行宽18米滑行道1条及站坪、停机坪、警戒坪、空军停机坪等40000平方米;新建西南端远、近归航台,超短波定向台,东北端近归航台;增建主降方向的盲降设备台,夜航灯光;改建中心发讯台,有线通信及相应遥控线路等导航设施;新建500吨航空油库、机务厂房、航空器材库、气象台及水、暖、电站等建筑4800平方米,机务修理车间2100平方米,机场占地面积增加296亩。经扩建后的西安机场可以接受伊尔—18型和三叉戟型飞机起降,解决了当时航空运输业务的紧迫需要。

  80年代后,西安机场不能接受更大机型的飞机起降,难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矛盾再度突出。虽然1984年已确定迁建西安·咸阳机场,但为解决西安·咸阳机场建成前的紧迫需要,西安机场又于1985年和1987年二度扩建跑道,将机场跑道伸长至2500米,油库扩建至储油容量6980立方米,使之可供图—154型飞机起降。至1990年末,西安机场拥有候机、服务、航务保障、飞机修理、通信导航、航材供应、供储油、水暖电路等安全保障设施齐全的各式建筑21.67万平方米,历年累计投资5382.74万元;机场跑道、机坪等建筑面积26.57万平方米,历年累计投资1277.12万元;合计投资6659.86万元(不含设备)。

  1991年9月西安·咸阳机场启用后,西安机场废弃。除保留原有工作、生活区及少量住宅用地外,其余土地上交西安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