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三节  

第三节 民主革命人士

   

  段泽生(18931943) 亦名泽清,临潼县零口乡段家堡人,为陕西早期的同盟会员。民国建立后,积极从事革命活动,投入反对军阀的斗争,曾任中国国民革命军二军独立营长。在刘允臣任国民政府委员时,段泽生任刘允臣随从秘书。民国二十年(1931)受刘允臣推荐,担任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不久,因国民党政府不予拨款而解散。后杨虎城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他曾先后任彬县、蒲城等县县长。抗日战争时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曾组织“华北救亡委员会”并任委员。做了不少工作。民国三十二年(1943),病逝于西安。葬于华山革命烈士陵园,于右任曾为其撰写墓志。

  史江浦(18971949) 名振云,字江浦,临潼零口乡史家村人。父史乐田、清廪生。史江浦毕业于北平私立中国大学法律系,在校时曾参加北平“一·二九”学生运动。后曾任陕西督办公署参谋长,长安、潼关、华阴县县长、第二集团十八路军政治处长、陕西省农会会长、临潼县财委会主任委员等职,在任职务期间,为人正派,思想倾向进步,不与反动势力同流合污。在1926年二虎守长安时,他曾代表李虎臣赴五原搬兵。后转入教育界,在临潼县中正中学任教,授历史、语文等课程,1949年逝世。

  魏景元(19021950) 临潼县栎阳镇郭桥村(今新市乡)人。幼时家贫,22(1924)时到三原武备学堂学习,1925年即到靖国军郝鹏程部任排长,后回家乡,曾是杨宜翰地下武装的得力助手。1933年任栎阳镇民团团长、区队长,成为这一地区的实力人物,1939年任栎阳镇镇长直到解放。他长期以来受栎阳地区中共地下组织的帮助,虽在国民党政府任职,但对共产党坚信不移,成为党组织可信赖的朋友,他所掌握的镇公所,实际上是“两面政权”。他所直接掌握的40多支长短枪,成了地下党的武装力量,全镇九个保有四个保长是共产党员,三个是党的朋友。他在镇上对国民党多方应付,对共产党诚恳老实。镇公所的机关里容纳了不少共产党员。当时地下党员王智德在镇公所的公开身份是镇国民兵团政训员,实际是党地下武装党员组长。在魏的支持下,直接掌握着保甲武装力量。

  魏景元曾为郝景生部下,因不满其作为而回到地方。1941年郝景生带着“渭北剿总司令”的头衔回乡,耀武扬威,然镇长魏景元并不驯从于郝。郝景生见自己展不开翅,便采取拉拢手段,有些事有意托魏办理,同时也把“秘密”向魏告诉。魏景元利用这种关系救了不少党员。有一次,郝景生的护兵任连城因事与王智德闹翻,郝得知后大怒,想杀害王智德,便将此意告诉魏,魏立即转告王智德让其避开。地下党员王廷兰原也曾在郝手下干过事,在他当保长时对郝作为表示不满,郝秘密告诉魏景元他欲杀害王廷兰的想法,魏即暗使仵步淮转告王廷兰,让其速赴陕北。魏景元经常利用自己合法身份,将得到的情报及时告知地下党员以逃避国民党的暗害,或在关键时刻掩护共产党人脱险。1946,樊守义、王青山由陕北回来探听胡宗南进攻陕北的部署而被敌人发觉,情况危急。魏得知后立即暗通消息使其连夜转移。同年,县长史直派陈青山突然搜查栎阳小学,企图搜到地下党员。魏景元早于事先放走了张庆发等人,使其未能得逞。1947年交口发生“七·三”事件时,魏即于事先将谈国帆、王志温暗藏在栎阳棉花运销合作社的一个暗房里。敌人虽从栎阳经过亦未发现,事后二人即转赴陕北。

  栎阳是关中地下交通线的一个重要交通点,中共中央数位领导进出边区路过栎阳,魏景元在掩护其安全过境中起了重要作用。在当1946年秋李先念从商洛赴陕北途经栎阳,因胃病复发需要住下治疗时,临潼工委副书记郎瑞亭将此情况向魏景元公开说明,他拍着胸膛说: “在咱管辖之内,有我魏景元在,谁也不敢动咱们人的一根汗毛。”几天后发现了两个“商人”鬼鬼祟祟的在附近游转,地下党员将其以“共军密探”为由抓住绑往镇公所。他们见了镇长忙拿出“特务证”。魏景元训斥这二人道:“怎么,二位来本镇找共产党?我养这些人都是吃干饭的!是谁叫你们胡跑乱窜的?”两个特务连声说:“想不到贵镇防范如此严密,请多包涵”。便溜走了。

  19493,解放军到达临潼渭北,魏景元给解放军筹集了2000余石(60万斤)小麦,组织人畜运送。驻在高陵的国民党军队得知即向栎阳围攻,经魏景元沉着反击,敌在被击毙七人后乘夜逃走。

  魏景元受共产党的影响,在十多年中协助党作了不少的工作,也为群众办了不少好事。他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从未坑害过百姓也未贪财为家中置买东西。由于他待人宽厚,人们都叫他“好人”、“魏善人”。19494月后,一病卧床不起,19502月逝世于家,享年48岁。

  李虎臣(18891954) 名云龙,字虎臣,临潼县武屯乡房村人。幼时家贫,未能入学读书,在家务农,后外出为人当长工,因被东家凌辱,气愤不过,遂将东家狠打一顿而出逃。1911年在“秦陇复汉军”将领张云山部下当兵。以后投奔胡景翼,参加驱逐军阀袁世凯的亲信陆建章的战斗。因功被陈树藩任警备军营长。1916年陆建章被逐,投机分子陈树藩乘机统治了陕西,追随皖系军阀段祺瑞,在陕西倒行逆施。陕西人民又掀起逐陈斗争。19181月胡景翼在三原树起“靖国军”的旗帜,李虎臣立即脱离陈树藩投入靖国军,在胡景翼部任先锋营营长,遂同邓宝珊、董振五等跟随张义安,西出咸阳向陈树藩进攻,取得了节节胜利。接着又攻向西安,欲摧跨陈的老巢。在张义安进驻西安附近的蒲阳村时,李虎臣在攻鱼化寨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

  由于陈树藩勾结刘镇华带领镇嵩军入陕,使形势逆转。靖国军只得从西安撤围。李虎臣随军到渭北与岳维俊、董振五、邓宝珊等驻于临潼的相桥、炮张、察李一带。靖国军的另一部杨虎城、王祥生等驻于关山、介坊、清寺等地阻止镇嵩军西进。4,陈树藩率部及镇嵩军大部从渭南过河,占据了固市、辛市、田市,向关山一带靖国军大举进攻。李虎臣与各路靖国军密切配合,勇猛反击,展开激烈的”关山之役”,结果,陈树藩被打得大败而逃。

  陈树藩被逐出陕后,直系冯玉祥、阎相文入陕。192111,李虎臣随胡景翼加入冯部,结束了靖国军。1922,他随着冯玉祥至河南参加直奉战争。此时,陕西大权为刘镇华所掌。19249月后,冯玉祥、孙岳、胡景翼等在共产党的影响下倾向革命,在北京倒戈,发动军事政变,使直系吴佩孚倒台。随即组成国民军,胡景翼任国民二军军长,李虎臣任二军十师师长。19252月下旬,刘镇华派憨玉昆到河南进攻国民军,与胡景翼交战,李虎臣在河南参加了“胡憨战争”。此战刘镇华非常重视,把陕西军政大权交军阀吴新田执掌,他自己亲临督战,在李虎臣等的猛烈反击下,使憨军全军覆没。憨玉昆战败自杀,刘镇华只身逃往山西。自5月以后,陕西又爆发驱逐军阀吴新田的斗争,国民军孙岳、李虎臣在“胡憨战争”胜利后先后回陕,与杨虎城、甄寿珊等联合驱吴,吴以势孤逃往陕南。驱吴取得胜利后,李虎臣与孙岳掌握了陕西兵权。8,段祺瑞政府任命孙岳为陕西省军务督办,李虎臣为帮办。不久,孙岳离陕,李虎臣即任军务督办。

  1925年冬,被逐出陕逃往山西的刘镇华,在直系吴佩孚、奉系张作霖以及山西阎锡山等军阀的支持下,又收集原镇嵩军残兵败将及一些亡命之徒,1926年春,8师之众,号称十万大军进入陕西围攻西安,企图再次统治陕西。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李虎臣与杨虎城共同组织军事守城。大家公推李虎臣为总司令,杨虎城为副总司令。在极端艰苦的情况下,坚守西安城达8个月之久。到11,在冯玉祥国民联军的援救下,城围始解,“二虎守长安”便驰名全国。西安围解后,冯玉祥将李、杨各遣一方。杨虎城东去河南,李虎臣为西路总司令驻防周至、商洛地带。虎臣意识到冯有各个击破之意,遂与冯各怀异心。1928,李虎臣到河南南阳卧龙寺与岳西峰、樊钟秀商议反冯事宜,因步调不一而未果。此时,李部原驻周至的两个师赤亚武、何经伟投冯,他感到势孤,便到老河口将余部交姜宏谟指挥,然后携眷至上海闲居。第二年,在上海曾为救陕西灾荒倡办“救灾会”,担任该会副会长。并为救灾捐款5000元。

  1940,虎臣回乡家居。在家期间,因他少年失学,深受文盲之苦,乃热心兴办教育事业,曾于1943年在新兴堡办“云兴小学”,1947年在房村办“房村小学”。由于他思想的局限性,在家居时,对周围群众利益亦有损害,造成不好影响。解放后,党和政府对其一生在民主革命过程中的贡献给予一定的评价,以民主革命人士对待,对有损害群众利益之处,他本人亦给予适当赔偿,以消除群众意见。

  1951年后移居西安,为西安市政协委员,1954年病逝,享年65岁。

  邓长耀(18831956) 河北省人,清末举人,先后任临潼、长安等县县长、陕西省民政厅厅长。在1921,他来临潼执政,与一般的县长显然不同。穿着布衣布鞋。徒步访贫问苦,了解民情施行善政。人们称颂他为“清官”。他在任期间提出施政要点:1.劝导: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勤俭;2.提倡:苗圃、造林、修路、卫生、水利;3.实行:教育、剪发、商务、放足;4.禁止:禁嫖、禁纸烟、禁奢侈、禁鸦片、禁卖女;5.扫除:匪类、迷信、邪说、淫戏。为人民办了许多好事,深受人民爱戴。

  他饱学多才,善诗词、长书法,品德高尚,为政清廉。他曾题大堂诗云:“饮酒读书数十年,乌纱头上有晴天。男儿欲上凌烟阁,第一功名不爱钱。”在由临潼调长安出西门时留诗一首:“秦川三司牧民官,不让当年范叔寒,一辆洋车一蒲扇,两袖清风赴长安。”邓长耀在临潼任职中,曾捐资重印清乾隆四十一年所修《临潼县志》并为之写序,为保存县志及其流传作了重要贡献。

  房显之(19031962) 名向离,字显之,骊山镇砖房村人。陕西省立师范毕业,1932年以后,曾任洛南、延川、黄龙、洛川、蓝田等县县长。当在黄龙、洛川任职时,地近边区,受共产党影响,思想倾向进步。因此当他1946年任蓝田县长时,李先念过境。他没有执行国民党陕西省政府截击的命令。汪锋到陕南,他还暗中掩护,事后被胡宗南察觉,以通共罪将显之管押,1947年保外就医乘机逃脱。到湖北后被该省民政厅长任命为鸡公山管理局局长。194818,他派人到河南找孔从周,通过孔与解放军联系,从此便参加革命,为解放军作情报工作,前后送大量重要军事情报。鸡公山解放时,他保全了全部财产。19491月接受上级指示进驻武汉,利用他与第五绥靖司令张轸的关系,向其进行策反工作。19495,白崇喜由武汉撤退时,张轸率部在贺胜桥和石灰窑两地起义,给武汉司令部以致命打击,迫使鲁道元仓皇逃窜。他又将武汉搜集的各种情报,及时送交解放军洛河联络站,促进了武汉的早日解放。武汉解放后,组织决定他和黄克孝进入四川,到重庆去做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代参谋长刘宗宽的工作,经过周折到达重庆,与刘联系,建立了情报核心,很快将获得敌人在西南四省一市的兵力部署、战略、战斗力等军事情况及时送给解放军,而且提出进军意见。同时还做策反宣传工作,对促进西南解放起了重要作用。

  重庆解放后,随即参加西南军大高研班学习,结业后被任命为西南军区炮兵后勤部房管科科长。1954,转业到成都市民政局任教养院院长,工作中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并选为市人民代表。1962年因公死亡。

  陈润滋(18891963) 临潼县行者乡车李村人。1913年冬就读于陕西陆军测量学校。于孙蔚如、赵寿山同班,曾参加中俄边境的勘测工作。抗日战争初期任勉县县长,三十八师、十七师军需。1940年后在周至县民兴中学、临潼县中正中学任数学、地理科教师。他曾以精确的计算,揭发了临潼县县长王家麟虚报鼠耗案。他精于数学,著有《算术应用问题解》一书。1946年任临潼县参议员。解放后,在西安碑林区任工商联调解委员,1953年参加“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63年因病逝世。

  李次元(?1964) 临潼县新丰乡湾里村人,清末秀才。后投笔从戎,投身于国民二军胡景翼部下。1923,被委任当富平县县长。抗日战争时期,张锋伯任临潼县长时,被委任联保主任。当时国民党军队驻扎新丰镇,某连长持枪抢去共产党地下党员张中涛自行车一辆,次元即率保丁将其击毙。后被国民党军队五花大绑要拉去枪毙,多亏张锋伯等营救,才免于难。解放后一直为临潼县人民代表,政协委员,1964年病逝。

  王新斋(18821964) 名明智,字新斋,临潼县北田乡尖角村人,幼曾于横渠书院及在孙仁玉、张扶万等人门下就读,后又至陕西武备学堂修业7年。早期曾参加同盟会,为革命奔走。辛亥革命后,曾在国民二军及省、县机关任军政职务多年,1923年任平民县县长。1937年回乡,潜心务农,1941年后,常参与国民党时期的地方事务,曾任县参议员。

  王新斋为人清廉正直,不阿权贵,且能体察民情,为民解危,1912年北田“杀秃子案”,1928年“杀刘巡官案”及解放前北田发生的“打马赔金子事件”中,均能站在人民一边,向国民党官府进行抗争,避免了对人民的残害。他接触了一些马列主义的学说,读过《共产党宣言》等书,初具无产阶级革命必胜的信心,鼓励其子王泰吉、王泰诚参加共产党闹革命(二子皆为光荣的革命烈士)。解放前夕,他对于国民党政府的损公肥私、搜刮民财等各种现象十分痛恨,对共产党革命抱有极大希望。曾有诗写道:“奔走革命念余年,一筹莫展愧俸钱,民族依然弱小样,国土被割远逊前。贪污成风交征利,泄沓是尚徒空言。谁是拨乱反正者,旋转乾坤赖后贤。”

  解放后,1950年任陕西省监察委员,1955年为陕西省政协常委,他心花怒放,力争多做事情,为人民作贡献。任省监察委员时,68岁高龄,但对工作却极为认真负责,不辞劳苦,查清了长安群众控告法官“董鹤亭贪污案”,韩城黄河两岸群众“争滩地斗殴案”等多起案件,受到省和中央的表扬。任政协委员时,更是积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参加了省委组织的“红色老人组”。他经常结合实际,提出有益的意见和建议。1959年国庆十周年时,年已近八旬,还作诗咏怀,盛赞新社会的美好并表示不断积极向上之心,1964年病逝于家中。

  张宏道(18961966) 字述僧,临潼县油槐乡南张村人。幼受教于本村名师张启明先生,稍长入郭希仁、刘蔼如创办的田市“广益公学”就读。以后又从师多人,最后毕业于省第三中学。在学校受革命思想的影响,毕业后决心献身于人民革命事业,他生平为人刚正,有胆识,对曹印侯的为人非常敬慕。192611月西安解围后,陕西革命形势好转,农民运动由秘密转为公开,这一年宏道曾在国民二军当过副官,又曾在田、相、油槐成立自治会。后至西安经刘蔼如、张寒晖的启示,回临潼开展农民运动。在临潼经农协负责人王刚军的同意,回田市筹划成立农协会,1927年春,临潼农民协会筹备处宣布成立,张宏道与地方上进步人士张志杰、张鉊锡、刘吉潮、周涤尘等商议,成立“田市农民协会”(当时田市、相桥、油槐为一个行政单位)大家推选张宏道为农民协会会长。他任职后,积极动员各届,宣传革命道理和成立农协会的重大意义,使田市所属广大地区,迅速掀起农民运动高潮。19273月中旬,正式在田市西街南场,召开了农协成立大会,到会农民群众精神振奋,意气风发,一些人裤腿上挽,头蒙白巾,身穿白布罩衫,上套黑色背心,手持大刀长矛、铡刀、土枪、抬枪等各种武器,每人手持小红旗一面,上书“农民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卖国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等口号,威武异常。田市高小师生也参加了大会。缑吉人(国民军师长)从蒲城带回五六十骑兵、刘蔼如(国民联军总部)自西安赶来,都来参加大会,赤亚武(国民军师长)从周至发来贺信,县农协会也来人参加,使大会声势颇为壮大。张宏道在鞭炮声和锣鼓声中走上讲台,他号召田、相、油槐农民组织起来,团结一致当家作主,同力反对军阀,打碎加在农民身上的枷锁。一时群情沸腾,举行大规模的游行。长达数里的队伍,刀矛如林,彩旗似海,锣鼓宣天,口号起伏,充分显示出农民的力量。协会成立后,张宏道领导农会作了几件大事:1.清算豪绅张奎元贪污帐目,追回粮款;2.抗交官府强加在农民头上的预借粮赋使关山“县佐”不敢下乡征收;3.制止驻在田市的甄寿珊部的一个营,乱向群众摊派,并向该部提出:粮饷按实有人数供给,不能额外摊派,生活按一般水平,不能高于农民一等,并且不听甄寿珊的任何命令;4.严禁赌博。一时之间,农民负担大为减轻,农协的威望大大提高。为了抗议甄寿珊军队对人民的敲诈勒索,田、相、油槐农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交农运动,使甄的军队在乡间不敢乱行。

  但是他的这种作法,大大伤害了驻在雨金的甄寿珊的利益。甄暗地派人将宏道拘捕,押至雨金欲行杀害。可是张宏道毫不畏惧,据理力争,当面痛骂甄寿珊,说他“受农民供养,反要欺压农民,忘恩负义,是大大的混帐,真真的“真兽”(甄寿)!当甄在狂怒之下要把张押下枪毙时,张又高声骂到:“老子为农民为革命而死,死可瞑目,只恐你‘真兽’演的这场戏不好收场”。甄立刻意识到杀害张的后果严重,终于软了下来,未敢动手。后经张志杰、张铭锡等多人从各方面尽力营救下,方才脱险。事后人们对张宏道创办农协会为农民利益而斗争,不为暴力所屈的精神怀念不已。解放后,曾被选为县人民代表,1966年病逝于家。

  宋锡侯(18931966) 学名继祖,临潼县零口镇宋家村人,17岁时入县高等小学就学。当时处于辛亥革命前夕,锡侯受革命思想的影响,18岁即入“秦陇复汉军”曹印侯部当兵,因羡曹的为人,遂改名锡侯。19111010日武昌起义后,陕军迅速响应,1022日在西安起义。锡侯在参加起义中作战英勇,深得曹印侯赏识。1912年民国成立,张凤翙作陕西督军,他被选送北京传习所学习。学习期间,除认真学好规定的课目之外,又潜心学习武术。毕业后回陕,被曹印侯任为模范监狱警卫队武术教练。1915,又入西安讲武堂学习。1916年胡笠僧(胡景翼)住防富平时锡侯跟随胡笠僧为其侍从。1921,胡笠僧任靖国军总指挥,在胡率军讨陈树藩之际,锡侯因功晋升为连长。1922,直奉战时,冯玉祥通电讨奉,胡笠僧参战,锡侯以战功升为营长,归属李虎臣部下。1924,冯玉祥与胡笠僧等联军发动北京政变后冯将参加政变各军改编为国民军一、二、三军。胡笠僧为国民二军司令,李虎臣为二军第十师师长,宋锡侯此时已升为该师团长。1925,胡病逝于郑州,国民二军遂由岳西峰率领,在与直、奉军阀作战中一败不可收拾,李虎臣曾发兵援岳亦陷入重围。此时唯锡侯团全团突围归陕。

  1926,刘镇华围困西安,杨虎城、李虎臣二将军坚守,宋锡侯团在由城北转向城南后,对敌战斗中甚为勇猛,尤以小雁塔争夺战最为激烈,激战三昼夜,击退刘镇华数倍兵力的进攻,使敌死伤数百人而未能前进一步。在保卫李家村战斗中,敌曾三进三出,终未得逞。因而城南东起李家村,西至小雁塔一段阵地,始终为宋锡侯团所控制。由于城外保持这一阵地,经宋锡侯巧妙周旋,以高利为饵,从敌军处买到食物及弹药,不时接济城内守军。西安解围后,李虎臣部被编为第八路军,扩编四个师。宋赐侯因为守城有功升为旅长兼任周至城防司令,编入姜宏谟第三师。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冯玉祥与其合作,强制收编国民军,李虎臣发起反冯战争。失败后,宋锡侯与其逃至上海。以后虽与蒋几次周旋,1938年锡侯兵败山西后竟无处栖身,长期在困顿中生活,虽曾兼任小职,但终未能伸其志。1949年解放后,曾任县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委员,参与国家大事。生活也得到照顾。1966年病逝,终年73岁。

  王子龙(?1971) 临潼县徐杨乡临潼王村人,略识文字。他一直和地下党员杨宜翰、毛瑞甫、仵步淮等关系密切,一心跟共产党,做了不少革命工作。他热心为群众做好事,1933,协助杨宜翰担任泾惠渠四支渠“水老”,日夜操劳,和上游三原灌区进行艰苦的交涉,解决了上游在夏季偷水、抢水问题。使栎阳地区得以顺利灌溉。又号召群众并亲自带头在四支渠旁植树,使渠两岸绿树成荫。同时组织人力,修好了被水冲坏的栎阳黑水桥及道路,解决了交通问题,群众称便。并为此立碑纪念。他又积极兴办水利学校。并在杨宜翰办学的基础上。担任徐杨学校的董事长,把初小办成高小,又把高小办成中学,使学校成为共产党地下活动基地,为革命培养了不少先进青年。王子龙在临潼“红色交通线”的建立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1936,刘少奇由陕北到华北工作途经栎阳,走时,子龙亲自带人护送,19467月汪锋和王智德由陕北去陕南时,途经徐杨,需用一匹马,子龙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家中的一匹好马让与汪锋,使其顺利过了渭河。

  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他对共产党有深刻的认识,决心跟党闹革命,一刻也没有离开党。临潼19495月解放后回到家乡,回乡后仍协助党搞好各项建设工作。1953,被任命泾惠渠副局长。他一生为党为人民做了不少工作,而他自己生活却十分艰苦,受到人们的爱戴。1971年逝世。

  赵庆生(18991972) 临潼县栎阳南街人。他在黑暗的旧中国,摸索着寻找革命的道路,直到解放前夕,才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救中国。1922,22岁时,毕业于三原甲种工业学校。此时军阀混战正烈,他想参加革命军队反对军阀祸害人民,便到河北省邯郸军官团学习,以后加入陕军,曾任特务长,连、排长,不久又到河南建国军任营、团长,河南新编五师、二十八师任团长等职,但并不如意。至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政策,使他对国民党产生怀疑。1945,他担任陕西省保安第五团团长,被派驻淳化封锁边区,专门对付共产党八路军。这时,临潼的一些共产党人如谈国帆等,和他进行秘密接触,给他讲一些共产主义革命道理和政策,让他看一些进步书刊,给了他很大启发,思想上有了重大变化。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决定对八路军不出大兵攻击,尽量避免直接冲突。即使发生冲突,也只是鸣枪暗示,不给红军造成损失。他有意识的暗示部下:“保五团的事不能干一辈子,共产党不能得罪,不能为人家(指国民党)卖命,给自己拴对头”。他对南来北往的共产党干部、地下党员及家属过境,从不阻挡。当时范明、郝鹏程等许多人,都从他那里通过,甚至郝鹏程被特务扣押后,他还派人营救“劫”走鹏程。敌人还以为人是被八路军劫去的。解放区由此处上下来往物资的运送,他也佯装不知,从不过问。当胡宗南对边区进行严密封锁时,陕北穿衣成了严重问题。从淳化这一线通过向边区运送了大量棉花,使穿衣问题得以缓和。他的部下,有些人就是共产党,如党员赵景全就和他关系密切,常带短枪来往陕北,他不但不阻止,还鼓励他好好干。

  解放后,参加了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19529,被任命为临潼县文化馆副馆长。19568月至196010月任临潼县副县长,与此同时,任临潼县人民委员会委员、政协委员会副主席、省政协委员等职。1972年病逝。

  郭则沉(19061973) 临潼县关山镇西介坊村人。1926年前后,受杨虎城派遣,到德国留学。回国后,曾居四川成都市,同王炳南、刘兰从事救国工作。“西安事变”前与张学良以及杨虎城一起搞抗日救亡工作。解放后,先后任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又任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团副主席兼秘书长等职。19731028,在北京病逝,葬八宝山革命公墓。

  庞仁安(18851974) 临潼骊山镇庞家村人,清末时为秀才,以后入西安府中学,陕西省高等师范学堂,学习新学。受革命思想影响。在高师上学时,加入同盟会,从事反清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曾任临潼县高等小学校长、临潼县教育科长、陕西省议会议员、省教育厅督学等职。民国十三年(1924),任神木县知事时,对于革命活动曾大力协助。当时,许权中率部途经神木,粮饷断绝,处于十分困难境地,仁安即设法予以资助,使权中得以顺利通过。民国二十六年(1937),参加杨虎城国民革命军,任十七路军司令部秘书,以后返回乡里,任临潼县参议员、参议长。他对于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认识较为明确,常常有所帮助。解放后,受聘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加入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74年病逝于家中,享年89岁。

  董志颍(18941978) 名哲,字志颍,临潼零口董家村人。1913年入临潼高等小学读书,成绩优异,毕业后在庙后村设馆教书。1918,于右任回陕任靖国军总司令,以图“护法倒陈”。志颍素怀大志,此时毅然辞教从军,入靖国军宋锡侯部任文书。1921年随军参加第一次直奉战争。1923年被选送陕西讲武堂学习,后曾任国民二军第一师少校团附。1925年又回宋部任连长。1926年当刘镇华围困西安时,他曾随军守城。西安解围后,国民二军反冯失败,因局势变化使他颇感困惑而回乡。1931,经友人推荐到三十八军,随孙蔚如入甘肃,先后曾任三十八军驻兰州办事处主任,天水等六县善后局专员及禁烟局长等职。此时受进步人士影响,对革命渐有新的认识。1935,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局势变化,国民党甘肃军政易人,他因受排挤愤而离职回乡。

  “西安事变”后,胡宗南入主陕西,他为避祸蛰居不出。谁知胡宗南为了笼络二军旧部,强迫他到二干团受训,后让他担任联保处主任,不久,联保处撤销,他即离职。1941年任零口镇长,上任后他对群众疾苦倍加体恤,尽量避免无理摊派以减轻人民负担。对地方豪强疾恶如仇,逐步将镇上原有土匪出身的保长一个个换掉,并剿灭了横行乡里的大土匪王大群,深受群众赞许。志颍长子董实丰为中共党员,对其影响日深,因而他在任职期间为好多地下党员安排社会职业,并掩护他们开展革命活动,使零口一带党的地下组织得以发展。

  1943,志颍突然被胡宗南逮捕,当时零口小学校长史一三与宋宏钊(地下党员)闻讯即到火车站营救。谁知不但没有结果,三日后史一三亦被捕,其罪名曰“通共”。二人被押于小雁塔监狱。敌人欲得到党的活动情况,几次严刑逼供,但终未得逞,使零口党的组织得以保全。因无“通共”实据,八个月后经花钱赎出。志颍出狱后即深居简出,然其革命思想日坚,遂将其四子珍子送往边区。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更加残酷地迫害中共党员。零口革命形势恶化,他即和孙化民一起利用社会关系支持雷相乾(共产党员)当了镇长。局面得以彻底扭转。全镇有5个党员当了保长,控制了局势。19493,当韩国璋借报杀徐登岳之仇而欲洗劫零口时,志颍又决定让其四弟董文华挽救危局,与韩进行私人周旋,并通过其他渠道说通县长洪涛,让文华出任零口镇长。这才使局势又转危为安,使党的地下组织积聚力量迎接了临潼的全面解放。

  解放后,他历任县人民代表及县政协常委,每有新的见解均能坦率提出建议。1952年春节期间,曾给县委书记杨雨亭写了一封信,提出关于加强农业基本建设和提高干部素质的建议,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1978年病逝于家。